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古代文人雅士们的朋友圈里是如何互相点赞的呢?

2022-01-12 18:15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据说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,一日携书僮出去游玩时,碰上一位老妇人正在卖扇子,生意很冷清。王羲之作为文人,对底层人民群众的怜悯之心是油然而生。他让书僮取出笔墨,在每把扇子上面都写了字。再交代老妇人,卖时就吆喝说是王羲之写字的扇子,价格要提高些。

  据说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,一日携书僮出去游玩时,碰上一位老妇人正在卖扇子,生意很冷清。王羲之作为文人,对底层人民群众的怜悯之心是油然而生。他让书僮取出笔墨,在每把扇子上面都写了字。再交代老妇人,卖时就吆喝说是王羲之写字的扇子,价格要提高些。老妇人将信将疑还有些不高兴,结果扇子是被王羲之的芝麻们抢购一空。故事到这里,应该说皆大欢喜。可史料的记载上还有后续的,那老妇人没多久,推了一车的扇子找到王羲之落脚的地方要他再写,王羲之苦笑拒绝了。故事出自正史《晋书·王羲之传》。

  根据这个故事,南宋画家梁楷画了一幅图,名为《右军书扇图》。这幅画上有许多后人题跋点赞的,没有什么出奇的,项元汴的这个赞点的也是很规矩,主要是抄录了画史记载梁楷的生平事迹,说梁楷在宫里的画院上班,由于工作水平太出色,皇帝就赐给梁楷顶级的荣誉,并送金带。梁楷是什么人? 梁楷是艺术家,艺术家是最有个性和独立人格的,他将金带挂在屋梁上,然后就甩下衣袖不带走一点俗气。飘然走了。同事们一看,哇,真是好潇洒的背影,梁楷饮酒作乐自取了个外号叫“梁风子”。说回点赞的项元汴,之所以要请他出来站台,主要原因是他名气实在太大了。

  项元汴字子京,是明代苏州人,在当时的收藏骨董尤其是书画的圈子里,可以说是无人能敌。可爱的前辈仇英就是给项子京打长工的。仇英是被后人列为与唐伯虎齐名的吴门四家之一,他家境贫寒从事的工作很卑微,但仍然无法挡住他那耀眼的光芒。项子京发现了仇英临摹古画的才华。将仇英一家子都给安顿生活。仇英是朴实的。他深知自己只有用画笔报答。他在项老板家,日以继夜的临摹那种很要复杂的古画,可怜的仇英在四十几岁时就给累死了。

  赵孟(1254年10月20日 —1322年7月30日),字子昂,汉族,号松雪道人,又号水晶宫道人、鸥波,中年曾署孟俯。浙江吴兴(今浙江湖州)人。

  赵孟的名作《人骑图》除了完成作品后的记录年份落款外。还在不同的时间里,分别给他自己点了两个赞。赵孟第一个赞的原文是“画固难,识画尤难,吾好画马,盖得之于天,故颇尽其能事。若此图自谓不愧唐人,世有识者许渠具眼”。赵孟大意是说:画画固然很难,但是懂画更难,我喜欢画马,好像天生就会画马,所以我能画的这么棒。这幅画自我感觉非常良好,可以悄悄的说句大话,这幅图和唐朝画马高手的水准差不多。可是呢,这需要世间很有眼光的顶级行家,才能懂我啊! 。赵孟这个赞点的真狠。有唯我独尊的霸气。第二个赞就显得比较低调收敛,原文是“吾自小年便爱画马,尔来得见韩干真迹三卷,乃始得其意之”。有些出版物注解时写成“乃始得其意云”,虽说差一个字。但就文言文来说如果最后一个字理解为“云”。那前后的语气似乎难以连接起来。 赵孟这个赞,明确表示他自己很年轻时就爱画马,不过最近有机会见到韩干的三幅真迹,才领悟到其中的深层意义啊。 赵孟的给自己的两个赞,行文语气前后差距较大。

  这幅《人骑图》有赵孟的家人与朋友,好多个赞。此图究竟是否有其他深意,这里不作延伸。 有个赞紧挨这赵孟,原文是“当今子昂画马真得马之性,虽伯时复生不能过也。点赞的人是他的弟弟赵孟籲(xu)。

  赵孟籲这个赞翻译过来通俗的讲:“当今我的哥哥,子昂所画的马,真的贴近马的性情,就算北宋的画马高手李公麟活过来,怕是也略逊一筹”。 孟籲老弟这个赞点的有水份。

  不过兄弟之间嘛可以理解的,所谓兄弟有今生没来世的。何况他们俩有共同的爱好。有点像苏轼与苏辙。苏轼蒙难时曾写诗给他的弟弟苏辙说 “与君世世为兄弟,更结来生未了因”。苏轼希望与苏辙来生再做兄弟。叹! 这样的兄弟情谊今天怕是不多了。

  从唐朝将韩干拉过来亮相。韩干和仇英一样,出身也是贫寒的,起初在酒店里打杂。大诗人王维可能常光顾那家酒店买醉找灵感吧。就发现了韩干的才能,古代的大文人都惜才,或许只有他们能更加深刻体会怀才不遇的那种惆怅。王维资助韩干学习,再向王公贵族推荐。最后经过王维的努力,韩干进入宫廷。韩干最擅长画马,画史记载了一段韩干与唐明皇李隆基的有名对话,李隆基让韩干向当时画马名家陈闳学习,韩干很温柔的说:我主万岁陈闳的马画得很好,但我不能向他学习。皇帝一脸疑惑问: 侬萨嘎意思嘛?。 韩干太极手一打,回道:启奏万岁,我有老师了,就是陛下您的那些御马。从历史上看,穷人的孩子总是很坚韧很努力。韩干青出于蓝,画马的大名盖过了陈闳。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 岁月不居,人生譬如朝露啊,现在还能看到,韩干比较可靠的作品,只有那幅漂洋过海的《照夜白》。

  照夜白是唐玄宗最心爱的马。 这幅名画同样有太多点赞,只选两个相互关联的抛头露面。“南唐押署所识之物多真,吴人吴说”。 点赞是宋朝的苏州人吴说。吴说是宋朝有名的书法家,这个赞意思简单明了,大意是:经过南唐李后主签名过的古代书画作品,可信度比较高”。 引出吴说这个赞的,就是那位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南唐最后一位皇帝李煜,史称李后主。李后主在《照夜白》上苦心找了个好位置点赞,“韩干画照夜白”。 李后主可靠的遗笔几乎没有,无从谈真伪。只好认为是他的点赞。

  宋朝版图控制稳定后,南唐还存在。这怎么可以呢。宋朝部队兵临城下时,李后主“最是仓皇辞庙日,教坊犹奏别离歌,垂泪对宫娥”。李后主对祖先说很抱歉,我丢掉了你们给我的江山,对自己的乐队含泪说再见。李后主这冷色的词写完后,就光着膀子出城投降了。君王做了降臣,结局可想而知会如何的难堪。

  王汀谦,男, 1986年出生于福建仙游县。曾进修中央美术学院,痴爱古代书画鉴赏。问学于故宫博物院首席摹画官常保立先生。

Power by DedeCms